jinghu.gebitietie.comxinchengqu.gebitietie.comsuiningxian.gebitietie.comlingbi.gebitietie.comshibing.gebitietie.comfx1.gebitietie.comyouyu.gebitietie.comwcq.gebitietie.comhaiyuan.gebitietie.comyuhuan.gebitietie.com
首页   新闻   公众号   更新日志   视频教程   购买积分   购买会员   购买记录      
微信新闻
本站新闻
互联网新闻

互联网+”时代的7个瞬变

[ 发表时间:2017-08-09 20:30:00   ]

文 / 王吉斌、彭盾

韩非子说:世易则事异,事异则备变。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存在质区别,前者改变了商业规则、商业模式、管理理念和思维定势,使得社会、经济和生活都产生了重大的变化,使得创新、变革、创业、转型、进化成为商业主题,这场大潮,世易已经开始,事异正在发生,需要提前备变,顺应则昌,逆势则亡。

第一、趋势之变: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趋势

进入4G时代之后,Wi-Fi开始普及,手机和020购物时代的来临打破了时间与地域的界限。原本传统企业白天营业晚上打烊的传统被打破,在移动互联网上可以365天24小时自由选择;移动互联已经“淹没”了地区、时间、消费能力之间的差别。

第二、形态之变:“互联网+”会颠覆传统商业模式这场革命势不可挡。

新的时代又一次来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搬家、洗车、修马桶、美发、美甲等线下服务性业务,都能基于移动互联+LBS 的020服务新模式,再加SoLoM0 ,实现到店、到家、到人等一切服务,传统服务业即将大规模去中介化,传统上通过中介连接消费者的齿轮逐步消失,企业亦可直接联系到消费者。

移动浪潮,决胜的时代已经到来——商业形态的变化推动了商业模式的变化,又直接影响了企业管理的进化和转型。在很多领域,凡是没有在移动端布局的企业以后基本上都会死掉。

在线化:从使用时间的长短来看,现在的人除了睡觉,几乎16个小时跟移动端在一块,比PC端多出数倍的使用时间。有了移动终端,消费者可以一边忙碌,一边接收信息,发送信息,扫描条码,评论产品。

碎片化:时间碎片化——消费者接收信息非常方便,坐地铁、吃饭的时候,以随时随地掏出手机,发发微信、转转微博,接收信息。

个性化:正所谓模仿型、排浪式的消费已经过去,个性化、多样化的消费已经到来。

去中心化:在不远的未来,当有几百亿设备连接到物联网,当未来家里的每一个灯泡、插座都智能地连接到互联网的时候,是否还存在“中心”呢?

去中介化:在传统时代,即使是互联网时代一些工作也需要中介(黄牛)才能完成,但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时代,信息的获取不再依赖于广告、宣传、软文或者平台,直接通过社交网络的“推荐”就能完成许多事情。

第三、群体之变:产销权利产生分化

就好像一夜之间,消费者在门店门口消失了;就好像一夜之间,消费者和生产者的界限产生了交叉;就好像一夜之间,消费者发生了迁移,被赋权,然后聚集成社群,成为企业格局的新主导者。

成建制的群体迁移

这次不同了,这次你的消费者已经不是以前在店门口张望、招呼一声就可以进来的“鱼儿”,大部分都在使用智能手机。你的消费者一夜之间都不见了,那么到哪里去了呢?原来跑到手机上面了。

消费者的更大赋权

以用户为中心,这一次用户有了更大的权利——是移动互联网赋予的,移动互联网与社交网络以“人的行为为核心”的信息组织方式,赋予了用户前所未有的力量和权柄。

社群化的逐步形成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人们加入群体可以满足自身的地位感,帮助减小压力,能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和朋友三五成群地喝喝酒,一起参加一个公益组织,不仅满足了人类交际的基本需求,还能丰富人生的意义。这些群体能够影响到你的品牌、营销、传播、组织结构,甚至是商业形态。

第四、创新之变:颠覆窘境急需破局

这次摆在传统企业面前的是在推动“互联网+”时延续性创新和颠覆性创新之间的无奈选择;也是在“+”和不“+”之间的选择;更是新兴业务和传统业务之间资源调配的选择——许多老企业怀着困惑甚至恐惧的心情注视着当下的冲击,它们需要的是突破“创新者窘境”的智慧与壮士断腕的勇气。

第五、路径之变:为何“互联网+”创新的文化和路径都需要重新设定?

“互联网+”时代,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会有什么变化,下一步消费者会有什么反应——未来基本上是未知的。正如硅谷之父史蒂夫,布兰克在《创业者手册》中所说:因为高度不确定性,所有的计划都变成了瞎猜;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走一步看一步。

第六、市场之变:如何不丧失“互联网+”新市场的主动权?

所有的互联网人都坚信:移动互联网创造的第一个战场020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当然,这也是“互联网+”的一个激战市场,因为线下的能力才是传统企业的巨大优势所在,“互联网+”将是反制互联网企业的重要核武器。

第七、管理之变:为何你的“互联网+”行动总是慢半拍?

今天传统管理或许会变成一门悲哀的学问,因为历时已久构建的传统管理体系或将被重新构建。正如海尔正在最大可能地消灭中层干部,促进企业组织扁平化,这些中层干部或许就是悲伤的眼泪。

层级与扁平:如果还是采用一层层上报、一层层下达的模式,要第一时间了解用户的需求,第一时间满足和创造消费者需求,结果只能是:黄花菜都凉了。

控制与自主:传统管理,一周工作7天,一天恨不得12个小时,希望每一个员工都能打地铺加班。互联网时代讲究单点切入,逐点放大,少做事,扁平化管理,早点回家。少做事,扁平化,才能把事情做到极致,才能迅速完成。

等级与对等:等级的组织形式会被对等的组织形式、倒金字塔的组织形式、自组织、自管理或者“轻足迹管理”冲击。层级管理的特点是严谨、规范与控制。但是对于互联网时代来说,速度已经成为最大的优势之一,而层级阻碍了决策的速度和信息的传播。

雇员与合伙:这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你的雇员又怎么会安心地和你一起,拿着可怜的工资一眼望到老,他们也拥有了前所未有的条件,在创业和安心为你打工之间考量,要么你给他更好的机会成为内部创业,要么给他一个平台让他也成为海尔公司所谓的创客,让他成为你的合伙人。

体系与归零:如果能够完全归零,从原点重新构建,才可能体会到互联网时代的力量。

共享与保护:《维基经济学》以及《宏观维基经济学》的经典观点认为:失败者创建的是有墙的花园,而胜利者创建的是一个公共的场所。太阳微系统公司的蒂姆,布雷所持的观点是:我们确信基本的共享对任何人来说是双赢的,共享的扩展创造了新的机会。

结构与裂变:移动互联网变革并非简单地改变营销渠道或者品牌建构方式,因移动互联网联息机制变化,首先改变的应该是人的分工和协作方式,于是要改变组织结构方式。如果转型仅仅是基于营销方式、品牌方式、促销方式一些表层的变化,而没有整个结构的裂变,那么任何的企业转型、产业转型都是镜花水月。

分工与协作:如同《第三次工业革命》里面提到的:未来的各大组织架构将会走向一个分散合作的模式。这种模式造成了传统大公司形态的转型,或许需要聚焦在核心模块,让其他的模块和社会上更有效率的中小企业分享合作;或许内外部产生协作的新机制。

个性与规模:过去,我们的管理学理论基本来自于高效率、高产量的大众市场。但是,互联网催化了消费者个性需求的出现,消费者不仅仅满足于企业所提供的规模化产品,个性化市场造就了个性生产、定制生产,规模化生产参与到设计、生产甚至是销售环节,而且消费者把此当做一个体验,企业也将此当做一个新的核心竞争能力和竞争优势。

遗传与突变:如果按照传统管理体系,你将很难认同互联网思维。互联网精神的本质就是:开放,开放,再开放。任正非说:“脱光衣服,连裤衩也脱掉。”只有你不遮遮掩掩,顾问才能知道你的病根在哪里。

一个时代已经过去,新的“互联网+”时代已经到来。紧迫感对于企业互联网化的转型尤其重要,正如《三体》中所说:无知和弱小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一轻视危机,才是最大的危机。

摘自《互联网+》机械工业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