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xiao.gebitietie.comyd.gebitietie.combr.gebitietie.comhrq.gebitietie.comlbq.gebitietie.comzlq.gebitietie.comxiangcheng0.gebitietie.comkenli.gebitietie.comlingao.gebitietie.comkecheng.gebitietie.com
首页   新闻   公众号   更新日志   视频教程   购买积分   购买会员   购买记录      
微信新闻
本站新闻
互联网新闻

铜年往事

[ 发表时间:2019-05-09 15:13:09   ]

2011年11月28日傍晚,中环太子沛纳海取了表,溜达到文华东方门口打车,直杀北角,海逸君绰。

大师住在海逸君绰不远,五楼的君绰轩是大师最爱食堂。彼时胃肠已常有不适,所以我没有太残忍,只开一瓶酒,给他倒了一个杯子底。剩下,我喝。我把硕大手提袋捧给他,烦劳他把表盒快递到上海。表,我戴着了。

胡扯了几句表坛八卦之后他突如其来地坏笑,“你这382要不戴的话,只要过海到尖沙咀卖掉,立即能赚十万港纸,过个海而已呀。”

大师常有惊人之语,我怔了几秒,万万没想到我们一样的痴迷钟表他居然能冒出这么一句,运足了真气,我使出一招七伤拳:“您那203咋不卖呢?内可厉害了,卖了随便能赚好几只382啊。”

……

02

2011年1月17日,SIHH开展第一天下午3:02分。

沛纳海大镁铝Grace拿382给我,说:“限量1,000,铜表,会生锈的哟。鍾大师也订了,你赶紧订。”

我说,“好。”

表展第二天,沛纳海第一代铜表382就已成为当届表展最热议的话题。潜水?铜表壳?上锈?惊叹,惊奇,惊喜过后,所幸,我下订得早,382的订单很快就从日内瓦甩到了波尔图。

从那年开始,我差不多每年都买一只沛纳海,买各种限量的沛纳海真的会上瘾;

为近水楼台,之后每年SIHH必须第一站沛纳海,首日早九点,赶上第一班车;

大概也从那年开始每年SIHH我都和Grace约顿晚饭,ELFaro,Lipp,CafédeParis,还有各种米其林、意大利、印度菜。大概在沛纳海做久了,她也像沛纳海那样粗中有细,看似大大咧咧,却敲体贴,有次我喝多了,在中环四季大堂里靠着她睡着了,她就叫我靠着,睡着,睡了很久。

03

钟表的各项演进以要么美观、要么实用为两大进化轴心,表壳儿也酱。

奢华美观的表壳,最早是宇宙硬通货18K黄金,后来18K红金登场(19世纪俄罗斯人非常喜欢红金),二十世纪初期铂金突破了制造难度、登上奢华舞台,紧接着、18K白金作为铂金代替品也潇洒上阵了;

坚固耐用的表壳,在古董表时期,不锈钢是无二的霸主,近现代,钛金属、陶瓷悄悄地混入了组织。

做军表出身的沛纳海,其成就在我看来是做最精准实用的日用表,虽然也有大复杂表款,但底色是个性饱满的同时、追求钟表的本质:极度的精准、耐用、实用。长动力高摆频高精度的自制机芯之外,最近二十年来沛纳海的表壳“进化史”,其实就是当代表壳不断强化的不断坚固耐操的进化史的全盘写照:

沛纳海是最早做DLC镀层的品牌之一,之后是有了黑色PVD、还曾玩过一票超级硬的钽金属(PAM192),之后再到巧克力色的Composite电气陶瓷化铝、黑陶瓷、及至最近的CARBOTECH (碳纤维),一个比一个更硬、更轻盈、耐磨损耐腐蚀,硬汉硬到不惧岁月侵蚀,可以说,能做的,沛纳海都做了。

04

纵观这数百年制表历史,特别不靠谱的表壳材质也是有,历史上曾经用过银镍合金,但银镍合金可不是925银,更不是黄金表壳的代替品,二战时期,钢材是要用来制造武器的,银镍合金代替了不锈钢成为廉价怀表的乞丐服;

1930年代加拿大铝业集团曾订购一批铝表壳的某大牌怀表送给员工当福利,哇塞塞,到底是大户人家,出手真特么阔绰,牛小弟弟呀;

今天,还有独立制表人用木头做表壳、甚至机芯,这宝贝厉害,打火机一点几十万烧没了,好怕怕。

银镍合金和铝尤其是木头真不适合做表壳,只能昙花一现。铜,在某种意义上,也不适合做表壳,不光不够奢华也不够硬不够轻,最惨的是铜时间长了还氧化,既不奢华又不符合常规意义上的实用主义,铜表壳?这不纯扯淡么。

世事就这么神奇。沛纳海铜表笑傲江湖几年后,最近两年最不适合做表壳的铜,已是最时髦的材质,各个品牌都在做,谁不做铜表,就好像谁出来晚饭没穿内裤一样,就算表情没什么,下半身还是痒痒的。

05

沛纳海这个品牌够有趣(有趣,在我的词典里,是绝逼高级的形容词),这货,引领了很多潮流,但却基本出于意外,它只是不断地呼唤、呐喊、强调着自我,结果——我去,特么一不小心成时髦儿了啊。

尤记得2006年恒隆开店,作为钟表媒体幼稚园学徒我问钟表界最伟大的职业总裁(我认为没有之一)Bonati,“很多人认为沛纳海引领了大表风潮,您怎么看?”他“一脸无辜”说,沛纳海真没想引领风潮,沛纳海诞生之初就那么大,给意大利海军埃及海军做的军表当年不就这么大吗?我们只是忠于自我而已。

382开始,历代Submersible铜表都具有300m防水,也是目前市面上铜表的最深“潜水”纪录。因海军而生的沛纳海的潜水铜表,才是精神上最归属的铜表,因为铜表壳是沛纳海实用的另一种极端,同样适合硬汉的粗戴方式,不惧磕碰,不惧风雨,而它更生猛,反向操作,是越旧、越“破”、越有味道。

沛纳海的铜表目前为止只出现在Submersible这个纯专业潜水表系列里,恰恰是因为,海洋,潜水,氧化,水汽,铜表壳,铜锈——只有这一系列要素,组成在一起,才是最佳的实锤匹配。

沛纳海第二代铜表PAM00507(图片来自网络)

06

沛纳海做了铜表,市场表现超乎想象的炙手可热,使得今天的表界,堪称是“铜体”一片(哇塞我必须为自己的一语双关点二十个赞),但本质上是从自身的精神内核喷薄而出,根本不是什么故作惊人语。

我不懂画(的技术),曾问过何多苓的一学生(一画廊老板),我问她,艺术家某某某为什么这么贵?市场炒作?她隐略了鄙夷,笑着说那当然不是,你看当代那几位大家,好几位的画其实是他们打了草稿助手刷一刷完成的,量大。但那老兄纯自己画,一笔一笔画下去,他的那种线条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

古语有云,邯郸学步,东施效颦,是不会有什么特好下场的。今时今日就算有些品牌还真是学得有模有样,卖相也不错,但鲁迅老师说过,做人做事就是做自己。这个世界,群众只会为那些忠于自我的人真诚地鼓掌,欢呼。

君不见,一级市场是品牌定价,品牌定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卖不卖得掉那是另外话题,但二级市场却是买家定价、是需求者定价,需求远远大于供给,自然价格高企;君不见,目前市面上的所有铜表,唯有沛纳海的潜水表铜表市值一直独树一帜,正是对这种忠于自我,内外合一的终极肯定。抛开有很强炒作可能性的拍卖用二手交易平台chrono24为例,2011年的382,2013的507,2017的671,这前三代沛纳海铜表基本都以最初定价的三倍到四倍之间挂牌,买表可以保值升值真的不是神话,前提是你买得到。

比忠于自我更性感的,是勇于超越自我。2019年的铜表968用棕色表盘,尤其是前三代没有的棕色陶瓷表圈,也是市场罕有;当然,买不到的,依旧是买不到。

沛纳海Submersible潜行系列Bronzo手表PAM00968(直径47mm/磨砂青铜表壳/棕色表盘/时分秒显示、日期/P.9010自动机芯/防水300米/牛皮或橡胶表带)

07

日内瓦,2019年1月16日上午10点05,在SIHH沛纳海的房间里,我碰到Grace,她用喑哑几乎于无的声音对我说,是你重色轻友打破了我们的传统,你看,我都病成这样了。

对不起,我在心里轻吟。我一声不吱惭愧地将右手放在她左肩上捏了一下。轻柔地,却好像捏碎了一颗记忆的桃核。

千禧年前后我在日本认识了沛纳海,粗犷又圆润的表壳,萌萌哒,戴在手腕上,有一种力量在呼唤;

2005年年底,鍾大师“喜提”203,为瞻仰我没有资格拿到的神表,我飞去香港叫他请食饭,人生得意须尽欢,那时Grace还没加入沛纳海呢;

她,是第一个以相当隐晦的方式通知我鍾大师猝然离世的人;

她是在我混意大利时给我推荐甚至直接帮预订各种餐厅的人;

不记得具体哪一年和Grace相识,我们香港吃,澳门吃,日内瓦吃,上海吃,敞开喝,莫使金樽空对月。她是我最好的沛纳海新表“代购”,她知道我深深喜欢这个品牌,每每为我选择各种稀缺的表款,最令我自豪与感激的,是限量仅100只的Minerva终代目399。

认识这么多年来,我从90公斤瘦到不满70,我的那些沛纳海在精瘦的手腕上已略显空荡荡,但我依然热爱这个“大”品牌,我知道,同样没人真正拥有一只沛纳海,我们拥有的只是自信、力量与挑战。

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表叔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