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he.gebitietie.comqhs.gebitietie.comqxs.gebitietie.comzichang.gebitietie.comdongchuan.gebitietie.comfc.gebitietie.comqinan.gebitietie.comhuangyan.gebitietie.comhxs.gebitietie.comxb.gebitietie.com
首页   新闻   公众号   更新日志   视频教程   购买积分   购买会员   购买记录      
微信新闻
本站新闻
互联网新闻

海口:义务照顾战友父母 真汉子一句承诺18年执着

[ 发表时间:2018-05-08 13:14:40   ]

打开微信,看着“父亲”躺在病床上的照片,肖爱国眼眶湿润,“你说,祸真的不会单行吗……”照片中的“父亲”叫孙学安,2017年11月12日突发脑梗,住进了医院。经过近半年的治疗,老人开始渐渐好转。可巨额的医疗费用,压得肖爱国喘不过气。

知道肖爱国的人劝他,“你照顾了18年,也够了,也尽责了。”肖爱国用手捂着额头,应了声:“人,还是得讲情义,讲良心。”

因为“情义”,肖爱国将牺牲战友的父母当作自己的父母照顾了18年;因为“情义”,肖爱国甚至卖房为牺牲战友的母亲看病;因为“情义”,即便整个家庭正陷入困境,肖爱国依然坚强支撑。

承诺

“以后晓明的孝我来尽”

斑白的头发,微胖的身材,在海南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的肖爱国,跟同龄人相比,似乎要老很多。

18年前,肖爱国刚刚结婚,身穿军装,风华正茂。也在这年,武警海南总队临时成立了厨师培训中心,肖爱国被总队领导指定为该单位临时负责人。

2000年4月2日,战士孙晓明出外购买给养食品,不幸遭遇车祸。

第二天,孙晓明的父亲孙学安、母亲龙淑芳,从山东老家荣成赶来海口。看到躺在太平间的儿子,二老几度晕倒。

面对独子的离世,母亲龙淑芳情绪崩溃,陷入绝望。在一旁的肖爱国,看着悲痛的二老、听到山东乡音透出的悲戚,泪水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淌。

那时,肖爱国的心里萌生了个念头:“战友就是兄弟,兄弟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以后我来做他们的儿子。”

那天晚上,肖爱国失眠了,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他给远在山东老家的父亲打电话。电话里,肖爱国含泪讲述了事情的经过。没等他讲完,父亲说话了:“我们家有七个子女,也不少你一个。他们家需要你,你就应该照顾他们。”

直到今天,肖爱国依然记得父亲这句话,“原本那只是我心里的一个想法,是父亲给我点明了。”

战友孙勇依然记得,战士孙晓明的遗体告别仪式举行完后,肖爱国扑通跪在了二老跟前,说:“叔叔、阿姨,晓明走了。以后,我就是二老的儿子,晓明的孝我来尽。”

孙学安扶起了跪着的肖爱国,心里五味杂陈,眼泪刷刷往下掉。

彼时,二老并未真正把此事放在心上。可肖爱国的心里却许下了诺言,“这就是一辈子的事儿。”

认亲

“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

处理完晓明的丧事,回到家里,肖爱国才将“认养爹妈”的事情告诉妻子周红艳。

肖爱国说:“18年来,妻子没有说太多,但都是默默支持着。”周红艳的说法是:“两人商量着来,一点点适应。”

事实是,才开始,周红艳一点也不适应。

彼时,孙学安、龙淑芳夫妇处理完儿子的丧事后,便回到了山东荣成老家。肖爱国担心二老回去后联系不便,在老人回家的第二天,他便向二老所在的埠柳镇杭上村村委会发去电报,要求村领导帮忙给二老装上电话,费用由他出。

电话装上了,肖爱国每周二、周六晚8点,都定时给老人打电话。

那时,龙淑芳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糖尿病引起的浮肿、精神恍惚,越来越严重。

肖爱国跟妻子商量:“总不能让老人觉得,他们回去了,我们就不管了吧?”

周红艳不理解,“我刚怀孕两三个月,又呕吐,能去吗?”

“可老人那边怎么办?”肖爱国沉默了。最终,两人还是买了去山东荣成的机票。带着一路孕吐的妻子,肖爱国心情复杂。

可当他们到了杭上村,看见孙学安、龙淑芳站在门口祈盼着第一次上门的“儿子儿媳”,周红艳心里的所有委屈都散了。

孙学安、龙淑芳知道肖爱国刚结婚不久,于是二老按照当地风俗,为他们办了四桌婚礼酒席。“那算是爱国的婚礼酒,也算是正式的认亲酒。”孙学安的外甥孙永强说,也正是从这天开始,肖爱国正式叫孙学安爸,叫龙淑芳妈,“从这天起,大家就成了一家人。真正的一家人。”

孝心

母亲病重,他卖掉房产

2001年,周红艳要生产,肖爱国把孙学安、龙淑芳接到了海口。龙淑芳不乐意,怕给肖爱国添麻烦。

肖爱国央求着,“是我求您呢,您二老要给我带孩子呀。”二老执拗不过,来到了海口,一家人住在一起。

儿子出生后要取名字,肖爱国想了想说:“妈姓龙,爸属龙,孩子的小名就叫龙龙吧。”孙学安听着这话,整颗心都暖了。

后来,孙学安舍不得山东老家的庄稼,回到了老家。肖爱国想,两位老人在家寂寞,便主动打电话给龙淑芳,“妈,龙龙一岁多了,要不你们照看下?”

龙淑芳早就想过,可嘴上不好意思说。这下肖爱国主动提出来,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甜甜的。

2014年,母亲龙淑芳视力下降严重,担心是糖尿病综合征。肖爱国通过战友打听到上海瑞金医院能治,整套治疗下来需要40万。

“听到这个数字,我心里打鼓了。”肖爱国记得,那时候,他还有之前为老人看病欠下的20万外债。

左思右想,唯一的办法就是卖掉一套房子。妻子周红艳没拦着,只是说:“卖了房,能还债,也能给妈看病。”

2015年,肖爱国带着龙淑芳去上海“玩”,顺道去了医院……龙淑芳说:“不能让你花钱,不能增加你负担。”

肖爱国说:“认识战友,不用花多少钱,咱放心看病……”

编辑:陈少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