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公众号   更新日志   视频教程   购买积分   购买会员   购买记录      
微信新闻
本站新闻
互联网新闻

江歌遇害案进展:150万人签名请愿 凶手会因此被判死刑吗

[ 发表时间:2017-11-16 08:54:33   ]

“江歌遇害案”连日来在媒体和网络上引起人们的强烈关注。2016年11月3日,日本东京都中野区,日本法政大学研究生江歌收留好友刘鑫同住,却被刘鑫前男友陈世峰跟踪上门用刀捅死。案发后刘鑫选择逃避,一直拒绝和江母见面,其“无情”、“事不关己”的态度遭到网友猛烈批评。

昨天,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案发伊始,为江秋莲女士提供法律帮助的河海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惠明,请这位精通日本法律的专家对该案几个核心问题进行了探讨。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陈迪晨

事件概况速览

2016.11.3

凌晨时分,江歌在租住地门外被杀害。

2016.11.5

犯罪嫌疑人仍未落网,江母在微博上公开怀疑凶手是“刘鑫的前男友”。

2016.11.24

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陈世峰发布逮捕令,证实江母怀疑。

2016.12.14

陈世峰以杀人罪被正式起诉。

2017.8.17

江母在微博上征集签名希望以此推动判决陈世峰死刑,引发舆论关注。

2017.11.4

江母再次赴日,为案件开庭做准备,征集签名活动在日本进行。

2017.12.11

江歌遇害案将在日本开庭审理。

案件经过

帮助闺蜜,却遭其前男友10刀杀害

江歌和刘鑫于2015年底在日本读语言学校时相识。嫌疑人陈世峰与刘鑫曾是情侣关系,并曾于2016年5月上旬起在板桥区的一所公寓同居约3个月。后在8月底两人由于不合,刘鑫提出分手而被陈赶出家门。

2016年9月2日,刘鑫前往中野区与江歌同住。其后,由于陈世峰不同意分手,而经常采取恐吓、威胁、跟踪等手段对刘鑫进行骚扰。据警方调出当地附近的监控,可以看到陈世峰曾多次到二人住处。

2016年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找到江歌和刘鑫居住的公寓。刘鑫一个人在家,便通过微信告知江歌。江歌表示要报警,但刘鑫没同意。随后,江歌回家请陈世峰离开,两人在门外产生争执。接着三人一同离开公寓,江歌去上课,而陈世峰则跟踪刘鑫到其打工的地方,并在路上威胁刘鑫不复合就会遭遇不测。

晚间,江歌参加完聚会回家时再次接到刘鑫消息,希望江歌到车站接她。江歌于是在东中野车站等刘鑫,其间江歌与母亲联系过。刘鑫先进门,江歌在走廊与陈世峰发生争执,随后陈世峰持刀割伤其颈部,砍其头部,总共10刀,最大伤口长达10厘米,导致流血不止,送往医院最终因流血过多而死亡,刘鑫则一直在屋内直至警察到来才开门。

案发之后

闺蜜刘鑫拒绝见面引道德抨击

案发一年间,江歌生母江秋莲多次想与刘鑫见面,但后者始终拒绝见面。案发2天江秋莲在微博称怀疑凶手是同寝室刘鑫的前男友,其后在与刘鑫父母电话通话中被对方骂“你女儿是命短”等。

在“江歌案”进行调查的一年时间里,由于刘鑫长时间没有回应江母加之家庭信息被曝光事件,两人从私人网上的沟通转向到微博公开的争论。在无法与刘鑫见面的情况下,江秋莲将刘鑫家人信息公诸于互联网。因受到网络舆论的压力,刘鑫同意与江秋莲见面。

江秋莲认为刘鑫是因为怕承担责任,也怕她的家人受到牵连才被迫露面。同时亦对其案发时是否将门反锁,导致江歌无处逃生提出质疑。刘鑫也因其在微博和微信上的一些言语遭到网友的道德抨击。

11月14日,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在新浪微博发表《我看了江歌被害的案卷》一文,称“因为江歌妈妈不懂日语,日本警方和检察院的所有调查案卷的复印件,都送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把厚达一尺的案卷看了几遍……因为涉及守秘义务,我目前还无法透露细节内容,但是,在整个案件,尤其是江歌被害过程中,刘鑫是负有很大责任的。”

情感宣泄 客观理性

“江歌案”争议“燃烧”网络

“江歌案”在网络上引起很大争议,近日这起案件再度发酵后,拥有着千万粉丝的自媒体“咪蒙”推出“刘鑫江歌案: 法律可以制裁凶手,但谁来制裁人性?”的评论性质的文章,将读者带入她宣泄的情感之中,并号召粉丝签名支持判处嫌疑人陈世峰死刑。

还有自媒体发表题为“江歌,你替刘鑫去死的100天,她买了新包染了新发!”的网文,声称“世道险恶,但总有人要挺身而出,如江歌。人心凉薄,也总有人要仗义执言,如你如我。”

微博和微信朋友圈近日几乎被这类文章淹没,但也有人认为,过度倾注于感情,对于尚未开庭、关键证据都没有公开的案件这样议论,有未审先判之嫌。

13日,《新京报》发表文章“江歌案:杀气腾腾的咪蒙制造了网络暴力的新高潮”,称“咪蒙这样的文字里是带有杀气的,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文字里,读者也是可以培养出杀气的。”“咪蒙直接在自己影响力巨大的公号里号召‘处死一个人’,令人不寒而栗。”

《人民日报》也在新媒体发表评论“江歌案中的法律事件与道德事件”,指出“社会的道义声讨当然需要,但是需要明白,对道德的审视,不能替代法律审判,这是启动所有道德话题的根本前提。”并担心“舆论一边倒的压力可能会给刘鑫出庭作证增加许多阻力;私下和被害人亲属见面,也许会成为对方辩护律师的把柄来否认唯一目击者的证言效力。”

凤凰网旗下微信公众号“风声评论”则连续几天推出一系列文章,包括“江歌悲剧后的刘鑫:避大恩如大仇”、“逼刘鑫见江歌的母亲,从法律上看可能不如先不见”和“江歌案:咪蒙要制裁人性,但凶手真的会被死刑制裁吗”,都在认识到刘鑫的错误的同时,试图用更为客观和理性的思路来看待整件事情。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杜骏飞发表“‘江歌案’评论指南”,指出,“必须铭记,要区分私人言说和公共言说,私人言说贵在真诚,不妨以推测为要,但公共言说则贵在理性,不堪无理据之论。”“道德审判、民意审判、媒体审判是有差别的。它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不可僭越法律。”

随着争论逐渐深入,人们的关注点也渐渐从案件本身变为争论本身,朋友圈中的文章从前几天一边倒谴责刘鑫,转向更为理性的思索。

精通日本法律的教授:

江歌母亲 在案发后 求助他

江歌的母亲江秋莲女士在案发后曾经多次联系精通日本法律的专家,河海大学法学院教授、江苏钟山明镜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惠明先生,向他咨询江歌被害案的法律问题,寻求法律帮助。

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刘惠明教授做硕士研究生时毕业于日本素有“日本哈佛”之称的国立一桥大学,又在日本从事多年的法律工作。昨天下午,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了刘惠明教授,刘教授告诉记者,他对此案也相当关注,他和上文提到的日本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也是比较好的朋友,徐静波给予江秋莲女士很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