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anba.gebitietie.combr.gebitietie.comlianshui.gebitietie.comxnq.gebitietie.comqls.gebitietie.comlinxiangqu.gebitietie.comjiaozhou.gebitietie.comhuiyang.gebitietie.comanxiang.gebitietie.comxifengqu.gebitietie.com
首页   新闻   公众号   更新日志   视频教程   购买积分   购买会员   购买记录      
微信新闻
本站新闻
互联网新闻

16岁少年偷钱打赏女主播40万:害怕,但停不下来

[ 发表时间:2017-11-08 17:10:25   ]

根据他对记者的说法,在与“溪宝宝77”聊天时,他提到过自己16岁,正上高中。对方自称20岁,在上海读大学,表示“不建议姐弟恋”,但两人还是聊了下去。

他们会使用微信语音聊天,偶有一次,女主播叫他“宝宝”,让他开心了好一阵。有时,女主播会对他说,“你和别人不一样”。当他追问下去,她会说“别人都色色的,你不会”。

直播间里经常有人调戏女主播。有些话在超超看来不堪入目,“比如说有人看到别人打赏很多,就说女主播‘今晚又下不了床了’”。而他的保护方式是使用“禁言”——他花钱买来的权力。

在超超的秘密曝光之前,“溪宝宝77”给打赏总榜排名前十的粉丝都寄了中秋月饼,超超也有一份,母亲看到后觉得奇怪,他用“朋友送的”搪塞了过去。

现实中,他们很少交换礼物,一次他要买一件100多元的衣服,女主播为他抢着付款。另一次,他为她花476元买了一件。

但他渐渐发现,“如果不‘刷’礼物的话,女主播就会很冷淡”,主动找他的次数会变少,聊半个小时就结束,“我去洗澡了”,语气冷冷的,他猜测“可能是别人在找她聊天,她应付不过来”。

他始终没有直接向女主播表白。即使后来对方主动提出要到徐州找他,也被他拒绝了。“我没法解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他说。

尽管他的几个好朋友都知道他的前女友,但他没有向任何人提到过这个女主播。“这是我个人的事,为什么要告诉别人?”

在张力看来,自己的外甥就是“太单纯”,他最不忿的是,超超唯一一次向“溪宝宝77”借钱就被拒绝了。在他看来,“这肯定是骗子”。

事后,“溪宝宝77”主动解释,她要给自己和弟弟交学费,要给爸妈交钱,还要租房。

这件事还是在超超心中埋下了芥蒂,“我心里想明明给你刷那么多钱,我跟你借这么点钱你都不借”。

打赏之下,“溪宝宝77”的人气不断上升,关注值超过6万。超超的排名在这个直播间总排行榜上升到了第一,也成为“存在感很强”的人,一旦没来,就会有人问起。

他把自己的昵称从“木木”改成“7759”,表明自己是女主播“77”粉丝的一员。在他的影响下,陆续有粉丝把自己的直播名改成“77xx”。

他在榜首待了一个多月,直到一名新人一掷千金, 一夜间送了40多个“佛跳墙”。网友们用弹幕起哄,说“榜一被抢走了,赶紧抢回来吧”。他也担心女主播“会花更多的心思去应付这个人”。

于是,在9月19日,被父母发现的三天前,他打赏出了个人最高纪录——17个“佛跳墙”。他特意等了一会儿,如他所料,满屏的弹幕飘出“666”的喝彩。

这时,他突然有个念头:“这1.7万元钱能做很多事,很后悔。”他感到一阵腻烦,退出了这个直播间,打开了游戏直播。

他再也没能夺回这个“宝座”。直到被父母发现,他的升级之路戛然而止,他的账号停留在“钻石5级”。绿色的进度条只“爬”到了四分之三处,还有四分之一的灰色空白等着他去填补。

这是被一则扣款短信中断的“渡劫”之路。

“拉黑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被骗了”

为了讨回钱,张力曾想过,先带超超去上海见那位女主播。但就连超超自己也清楚,“她没有要挟,拿刀架脖子要我刷礼物。她没有义务还给我。”

最终张力还是找到当地派出所,得到的回答和老牛相仿:“报警就要起诉自己的孩子。”

9月24日那天,女主播给超超发过来两句话“在吗?头发我弄好了”。超超才想起来,这是他们整整“认识”两个月纪念日,对方曾答应为他重新卷回当初刚认识的卷发。但他这次没有回复。

他的事情被父母发现后,被媒体曝光。事后,那位“T总”对他说了句“事态发展很严重”,把他拉黑了。女主播也删除了他的微信。

“拉黑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被骗了。”

在被父母发现后,新疆的小米生了场病。老牛还是心软下来,当着女儿的面,删除了所有的聊天记录,心疼地说“这些都过去了,你不要再想了”。但是他依然想背着女儿去讨个说法。

他查询到“美拍”所属的美图公司在福建厦门,打电话给当地文化市场督察办公室。但是对方表示,他所反映的问题不涉及淫秽色情信息,目前对这块尚没有相关的监管法律法规。

10月10日,他与“美拍”客服取得联系,对方要他提供账号和可证明是未成年人使用并对主播打赏的证据。他表示可以提供银行账单、孩子身份证号等材料,客服告诉他,这些材料不能证明是“未成年人的打赏行为”。

美图公司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目前没有办法证明账号属于牛先生女儿本人,需要通过两个渠道进行核实。目前一是账号没有进行实名制认证,二是账号没有和孩子相关的内容,不能判定这个账号是孩子本人的。”

“美拍没有限制,那买美币打赏也没有限制吗?孩子没有经济能力啊?”老牛感到困惑,“如果孩子家里没钱,她会不会去外面偷,去犯罪?”

“溪宝宝77”的直播间里,贡献周榜的前十名一直在变,但在总排行榜上,超超凭借累积的打赏金额,依然稳居第二。

她留给超超的手机号码已经无法拨通。在QQ上,她对记者表示,自己“会服从熊猫官方的所有调查”。

熊猫直播公司方面则向记者表示,“将积极配合解决调查,但关于未成年人是否可在平台打赏等问题暂不回应。”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说,根据《民法总则》相关规定,“八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认;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实施的其他民事法律行为经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者追认后有效”。在这个案子中,几十万元已超过未成年人能够判断的合理范围,家长可以通过不追认来使其无效。

但她指出,网络上这种行为,很难证明是家长还是孩子所为。不排除家长利用孩子的账号去支付,这就涉及身份证明的问题。直播平台没有能力去甄别这些情况。直播平台需要对用户和内容进行分类,但家长也需要对孩子进行监管,不能把全部责任交给平台。

10月的一天,张力看到有人录下了“溪宝宝77”的一段直播视频,这位女主播啜泣着说:“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任何人给我刷过,如果有,他可以拿出……这个事我也是刚知道,我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满屏飘着“骗小孩钱,不道德”“诱导小孩子刷礼物”“主播退钱,别人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的弹幕,还有人幸灾乐祸地说“没事,至少你红了”。

这个消息他没有告诉超超。在他看来,“40万”就像一根绳索,终于把这个让人不太省心的外甥暂时拴住了。家人盘算着送超超去当兵,他问舅舅“退伍费”有多少,想给爸妈还钱。

如今,超超每天准时上学,晚上定时去操场跑步。一向在外奔忙的父亲开始主动和他聊天,他感觉“爸爸态度更好一些了”。关于打赏的经历,他也开始慢慢地告诉父亲。

“我希望他们管我。”他沉思了很久,对记者说,“被放弃的感觉不好。”

他感觉无奈的是,母亲依然不愿听他的解释。“她只会说,你是不是刷了钱,你有没有良心,你知不知道40万元赚得多不容易。”

张美却说:“我在他口中是问不出任何东西来的,他不和我交心。”

她又叹了口气说,“电脑害了不少孩子”。

超超自己也在同一个平台上开过直播间,直播自己玩游戏。他表示这是出于好奇,如今已经停止。 “溪宝宝77”是给他打赏最多的人。他心知肚明,“这些人都是想让我刷回去的”。

不过,他还是靠打赏赚回了9000元,并用这笔钱偷偷为自己买了最新款的iPhone X手机。

“溪宝宝77”的直播仍在继续。看到熟悉的账号,她会笑脸相迎,并逐一阅读弹幕评论。 10月底的一天,见到人数越来越多,“房管”出现,调侃“已经半年没见到‘佛跳墙’了,谁送一个‘佛跳墙’”。

超超最后一次送“佛跳墙”的日期是9月21日,那一次,他只为“溪宝宝77”送出了1个“佛跳墙”,但写有他俩网名的横幅依然出现在所有的直播间。

如今没有人再提起从这个直播间消失的网名。在瞬息万变的直播世界里,只有下拉很久才能见底的消费记录和总排行榜上第二名的成绩,才能看到那个名字。

接受采访时,听说那位女主播仍在直播,超超的面部表情第一次出现波动。他轻声评价,“她能继续直播也是一种勇气”。

停顿片刻,他又用左手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左脸,说了一句“不要脸”,然后垂下了头。(应受访人要求,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编辑:王艺霖

本文为商业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用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纠错电话:024—23500736